• <tr id='18613'><strong id='3852c'></strong><small id='9bc47'></small><button id='e965c'></button><li id='09882'><noscript id='1a856'><big id='2c9e9'></big><dt id='ad80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5656'><option id='58271'><table id='e3536'><blockquote id='38948'><tbody id='e045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09e24'></u><kbd id='ad259'><kbd id='c3fb0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4b98e'><strong id='0a1e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df83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d6489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82d76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0a201'><em id='23457'></em><td id='a0bc5'><div id='20f0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aeca'><big id='5d8ba'><big id='598c6'></big><legend id='7ac0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78eb1'><div id='31683'><ins id='411c3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7221e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cc8bd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29a5b'><q id='432ca'><noscript id='f3020'></noscript><dt id='05dd6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3a55f'><i id='fd97c'></i>

                [类似热血高校]赵阳:我与黑恶势力面对面

                时间:2019-11-08 13:40:26 作者:凤凰资讯 热度:99℃
                第22章爱情公寓里干宛瑜

                  法院破解执行难,直播抓老赖。图为赵阳和法官在直播车上进行现场讲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演讲稿】我与黑恶势力面对面

                  我手中的这张照片,是今年6月5日拍摄的,照片上的这位妇女是山西省吕梁市文水县凤城镇宜儿村村民,她的名字叫张春娥,手里捧着的是具有当地特色的莲花馍。这种花馍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做,莲花上放一颗红枣,表示喜庆连连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除了蒸莲花馍,村民们还放了6挂1000响的“大地红”鞭炮。大家聚在一起喝酒,庆祝在村里盘踞了10多年的黑恶势力终于被铲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村里的说书先生还编出了几句快板:“抓了海威黑社会的人,天下人们都太平,男女老少都高兴,鞭炮齐鸣来欢迎……”,

                  说起这个海威,整个文水县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是当地一家有着30多年历史的大型民营企业,采矿、炼钢、发电、铁路运输、房地产开发,有很多产业, 2011年还入选过全国民营企业500强。在鼎盛时期,文水县1/3的财政收入来自这家企业。可就这样一家外表光鲜的企业,背地里却大肆破坏环境,欺压百姓,成为危害一方的黑恶势力集团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家再看这张照片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看起来像是一个大湖泊,实际上是私挖滥采的巨型砂坑。这里原本是平整肥沃的土地,现在有很多坑,小的占地几亩,大的占地几百亩,深五六十米,有13层楼那么高,挖掘机一直向下挖,直至挖出地下水,于是就形成了看似湖泊的巨坑,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生态环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占用这些土地,海威靠的是拳头开道,强买强卖,每亩3万元占地费,一占就是30年。谁敢不同意,公司的镐把队就打谁。村干部来理论,门牙被打掉;县国土局执法大队长进入企业执法,门牙也被打掉了;市国土局调查人员被围堵限制离开,举报带路的4位村民被当场打断了腿。十几年来,这个黑社会集团对官员想骂就骂,对老百姓想打就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文水县,县里开会,副县长都得起身给海威集团的老总李增虎让座。更恶劣的是,这些人持有枪支,稍不顺心就拔枪相向,对群众鸣枪恐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就是凭借这样的黑社会手段,海威在文水县大肆侵占土地、矿山、河流等资源,在县城周边开发了房地产;把山上挖的遍体鳞伤,开采铁矿石炼铁炼钢;文峪河古河道淤积万年的水洗砂被挖出来,变成了悬空河;就连光秃秃的石头山,也都用炸药炸开加工成石材卖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地生态被肆无忌惮地破坏,大量耕地被毁被占、农业灌溉设施报废、地下水系损坏、山体惨遭“剥皮”、砂石资源被严重滥采盗采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十几年来,一直没人敢管,老百姓苦不堪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今年4月份,我接到批转来的老百姓的上访材料,上面有几百个签名和鲜红的手印。初期摸底时,看着照片上触目惊心的生态破坏照片,看着村民挽起裤腿、撩起衣襟展示他们的疤痕和体内的钢板,声泪俱下、痛哭流涕地控诉海威集团的暴行……我下决心一定要为老百姓讨个公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很快,我和几位同事前往文水县调查采访。

                  经过10年的经营,当地已形成庞大的非法采砂体系。我们一到现场就被人发现,跟踪,最多的时候,同时有6辆汽车跟踪我们。为取得确凿证据,我们冒险潜入非法采砂区拍摄到了正在运输砂矿的画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为逃避打击,很多采砂、挖砂行为发生在晚上。我们连续几天凌晨1点外出取证,,采用无人机航拍的形式,对正在偷采砂石的非法采砂点进行航拍。有一次深更半夜里,我们与在路边站岗放哨的人员相遇,直接冲上去拍摄采访。对方恼羞成怒,一边推搡镜头,一边叫嚣着问我,你是不是不想活了?再拍就砸烂你机器!

                  整个采访中,我们被多次跟踪、围堵、被要求删除采访素材。他们还强行塞给我们3万元钱,被我们断然拒绝。为防止被黑恶势力设陷阱,我们不敢在当地过夜,我们住在了临近的交城县或者孝义市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受访的老百姓担心被打击报复,不敢在当地与记者见面,于是改到附近其它县区接受采访。最多的一次,12位村民坐着面的车、小夏利车、骑着摩托车前往30公里外的交城县,农民们凑钱在交城县一个破旧的旅馆里登记了两间房,一间当采访室,另一间当等候室。这些老实的庄稼人,谈到被欺压、被逼得远走他乡的往事时,都无法克制地泪流满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整个采访中,我们就这样和他们斗智斗勇,进行跟踪和反跟踪的较量。采访结束时,面对跟踪我们的多部车辆,我们与对方来了一次“正面交锋”,我们用摄像机光明正大地对不法人员进行公开拍摄。对方几个较为嚣张的家伙,走下车,举着手机对着我们拍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围观的老百姓眼里,一边是新华社记者敢碰这根钉子,一边是黑恶分子有恃无恐的监视。他们都对新华社充满期待,希望我们能把真实情况向有关方面反映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次采访和我以前所有监督报道都不一样,对方是个黑恶势力集团,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家人都面临巨大的人身危险。这对我们采访完后发不发稿、怎么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,但老百姓那种因饱受欺压又无可奈何的眼神;那些有家不能回、远走他乡避难的村民;那几位被打断腿的村民蹒跚的身影,以及他们的泪水,这些都促使我们必须坚定地、如实地进行报道,不忘初心,坚守正义,为民请愿。

                  经过半个月惊险、扎实的采访,一篇揭露海威暴行的内参快速播发。

                  稿件播发后,中央领导同志很快作出批示,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快速行动,一举打掉了这个盘根错节、以李增虎为首的黑社会犯罪集团。公安部门称,这是打击生态环境领域黑恶犯罪的一个重大行动,整个打击过程持续了近半年时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经查,该集团涉嫌12宗罪,包括故意伤害、敲诈勒索、非法采矿、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等。截至目前,已对79名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,还有16人被通缉。同时收缴枪支5支,子弹51发,自制炸药6607公斤。此外,还挖出山西省公安厅原副巡视员、吕梁市公安局原局长、吕梁市政协原主席、文水县原县委书记、文水县政府原县长、文水县开栅镇、凤城镇等乡镇原乡党委书记、还有县国土资源局原局长等多名保护伞。

                  海威覆灭,当地群众拍手称快、奔走相告,老百姓说:文水不是海威的了,又是咱们老百姓的了!

                  虽然采访时也觉得危险,但真正危险到什么程度我们并不清楚。办案民警说,抓捕这个犯罪集团时异地调集200名特警,怕发生枪战和避免伤亡,200名荷枪实弹的特警队员在警车里等了一晚上,直到天亮才行动,就凭你们一台摄像机,几支笔,就敢有这样的行动,胆子大的没边了。现在细细想来,确实后怕,但当时我们无畏无惧,我们干成了一件多少年来,很多地方官和公安局局长想干而没敢干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前段时间,我妻子埋怨我说:“你从来也没把我和孩子的照片在朋友圈里晒,是怕让人知道我吗?”我没说什么。我不是不想晒幸福,而是因为我的职业特性,经常要做一些舆论监督报道,有时可能会面临很多危险,我是不敢把她和孩子的照片晒出来。我只能用这样的方式保护我的家人避免不必要的伤害。

                  心中有民,笔下正义,敢于监督,是新华社记者的初心,也是党中央赋予新华社的职责。笔下有人命关天,笔下有财产万千,笔下有是非曲直,笔下有毁誉忠奸。只有不畏艰难困苦,把基层真实的情况反映上去,我们才能当好党中央的“耳目”,当好人民的“喉舌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些年,我采写了《新农合基金如何被套取》《禁不了的土炼油》《“油腻干部”蹭扶贫》等多篇有影响的舆论监督报道,忠实履行了新华社记者的使命担当,推动了政府工作改进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今后,我将一如既往地忠诚于党,忠诚于人民,践行“四力”,做好党的政策主张的传播者、时代风云的记录者、社会进步的推动者、公平正义的守望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谢谢大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(新华社山西分社融合报道中心副主任。曾策划3·29沁源森林火灾空中直升机直播,海媒直播《探秘中国高铁铺轨神器》等高质量直播报道。他长期扎根基层,采写的多篇监督性报道产生了较好社会反响。)

                +1
                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